“紅專正”軍旅題材,如何迎合年輕審美?

2019-09-17

迎接著2019年“改革開放40周年”以及“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時間節點,近兩年,現實題材和現實主義創作風潮成為了影視行業的風向標。

以最近的作品來說,前有《都挺好》,后有《小歡喜》。而進入了慶祝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優秀電視劇的“百日展播”后,隨著《陸戰之王》《空降利刃》等劇集的相繼播出,這種趨勢更為顯著。

其中,最值得關注的可謂是《陸戰之王》。作為迎接建國70周年的首部獻禮劇,同時也是86部獻禮劇目中,廣電總局重點推薦15部劇目之一,不得不說是此前萬眾矚目的一部作品。

不過,與其高期待形成強烈反差的是,隨著該劇的播出,因劇情bug而導致的豆瓣低口碑卻也讓該部作品在獻禮大潮中“身先士卒”地摔了個跟頭。

一時間,“當代軍旅題材到底應該怎樣拍?”成為了許多業者探討的話題。同時,也有很多業內人士表示,從《陸戰之王》的市場反饋來看,著實為后續獻禮的作品捏了一把汗。

究竟是當下的觀眾口味太刁鉆?還是“紅專正”的軍旅題材太難被市場所接受?軍旅劇應如何更好地迎合年輕人的口味?或許從《陸戰之王》中,還是能夠捕捉到一些訊息。

“現代”與“傳統” 雙線敘事立意深遠,切忌劇情硬傷

正在熱播的《陸戰之王》主要講述了95后新兵張能量和黃曉萌進入部隊后遇到老兵班長牛努力和特種兵楊俊宇,新兵和老兵在一次次的觀念碰撞中,不斷經受磨礪、收獲成長,最終成為新時代坦克兵的故事。

從劇情的故事主線上看,“95新兵”和“老兵班長”的設定就已經點明了該劇一個主要劇情走向,簡而言之,“現代化”與“傳統”的碰撞和融合。而事實上,該部劇最大的亮點也的確是通過陳曉飾演的新兵張能量和王雷飾演的牛努力兩條敘事線的交集所產生的。

比如作為新兵中的“混世魔王”,張能量屢次挑戰權威和原則。不僅不服從軍隊命令,任性地躲藏起來,害得全隊被迫實施搜尋。在新兵訓練過程中,更常常不按照套路出牌,初來乍到便抗議新兵不應該被沒收手機,越級上報旅長投訴等等。

在“放飛自我”的道路上,張能量是倔強而執著的,雖然有體育天賦和軍事才能,但年輕人自我、沖動的性格特點也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地放大。對比一向以紀律和服從為第一宗旨的軍隊來說,這個人物無疑是“離經叛道”的,但同時,這也是當代年輕人的一個“現代化”縮影。

因此張能量常常令身邊的人頭痛不已。當然,這其中就包括了他的班長牛努力。

身為扎根軍營10年的沙場老兵,對部隊的感情是深厚的。但當10年還未提干的事實擺在眼前,面對老父親的期盼,和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退伍復原還是繼續投身軍旅,這是個問題。

身為“兵王”,牛努力是一名帶有傳統觀念的老兵。他刻骨努力,堅信汗水與努力會有回報的信仰,是連里樹立的典型人物??蓮乃纳砩?,也能夠看出許多在傳統閉塞思想中成長起來的人身上的一些“傳統”問題,古板、內心矛盾,對于新事物有著焦慮感。

《陸戰之王》便是以兩個視角為展開,在相互穿插敘事下,交代了張能量從叛逆男孩成長為一名合格的軍人、牛努力與自己的軍旅情懷達成和解的過程。在軍旅大戲等劇情的裹挾之下,“新”“舊”兩派軍人從思想到行為方式的不同,使得該劇擦出了不少“雞同鴨講”有趣故事火花。

可見,從創作角度來說,雙線敘事《陸戰之王》的立意是深遠的。

不過雖然立意不錯,但不得不承認,立足該劇在劇情扎實度方面所下的功夫,作為軍旅題材,《陸戰之王》專業度不足、部分劇情略顯懸浮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比如在劇中備受吐槽的“空投40多噸坦克”的戲碼,不說以當下的科技水平下是否可以順利實現就曾引起一陣不小地爭論,牛努力在坦克高空墜落時爬出坦克倉,更被許多觀眾指出完全無視物理常識。也因此,《陸戰之王》在剛剛開播之時便遭到了一些軍事博主的點名批評。

相對的,該劇的感情線同樣有些故意為之的刻意感。以牛努力與葉曉俊的戀愛線為例,初相遇時的“民用車撞坦克”雖然經證實真的發生過類似事件,但放在劇中依然有些出戲。

同時,為了推進兩人的感情進程,葉曉俊把車開進了軍事實彈訓練場與牛努力邂逅、投身軍隊當上了軍報駐地記者千里追愛,也同樣不符合邏輯,令軍旅劇頃刻間變成了偶像劇。

著力刻畫新時代軍人群像,人設標簽化現象不可取

盡管許多對該劇翹首以盼的觀眾對《陸戰之王》部分粗糙的劇情深表遺憾,但從該劇的整體的劇作表達來看,《陸戰之王》也并非沒有創新之處,該劇以著力刻畫了一批新時代軍人群像的用意就很明顯。

比如在劇中,除了張能量和牛努力之外,坦克一班一群樸實可愛的“新兵蛋子”形象也相當突出。以總是一口流利的湖南長沙方言出現的王曉旺為例,不論在什么場合,王曉旺一出口便是笑點,口頭禪“我碰到你的鬼呦!”為該劇制造了許多笑料。

而臘強東、于大雷、梁杉等新兵身上,也有著不同程度的萌點,或憨厚,或耿直,引發了觀眾不少的反響。

當然,除了男兵們,女兵們的人物形象主要是依托新兵黃曉萌來展現的。劇中,“假小子”性格的黃曉萌雖然性格大大咧咧內心卻很柔軟,面對挫折有著不服輸的精神,同時也是隊內“開心果”般的存在。

同樣地,不止是新兵們,老兵班長牛努力、坦克修理班張班長,以及劇中的各級連長、旅長等也相當鮮活,有人情味。不同于傳統的軍旅題材對硬漢角色的塑造,在《陸戰之王》中,揭秘的還有軍人群體溫情和可愛的隱形屬性。

坦克兵們吐槽互懟的日常既給觀眾展現了新時代軍人更生活化的另一面,也讓每一個角色顯得都有血有肉,共同將整體劇集風格調和地偏喜劇和下飯??梢哉f,在《陸戰之王》中,通過人物線的相互交錯所展現出來的劇情內容是有笑點也有燃點的。

不過,盡管《陸戰之王》在人物群像的不遺余力是有目共睹的,但客觀來看,在一部分對人設的構架上也存在過于標簽化的問題。

比如劇中的張能量,為了突出其張揚的個性和自我原則,堅持與救了自己的班長爭功、與旅長自由搏擊意外偷襲、與于大雷受罰站軍姿卻賭氣跑到靶場……努力上進的黃曉萌,在揭發牛努力毆打張能量一事上顯得有些不可理喻。

諸如此類的致命短板均切實地反映到了劇集彈幕和豆瓣評論中,“在部隊早就被揍死了?!钡某庳熉暡唤^于耳,而這也是該劇之所以深陷口碑泥潭的一個關鍵因素。

結語

為了表現出軍旅生活的味道,導演張寒冰層確立了三七開的劇本創作原則:30%為藝術加工創作,70%的劇情源于部隊真實細節。但如今看來,該劇30%的藝術加工創作恰巧成為了該劇趕客的原因,令人有些惋惜。

但不得不承認,該劇的野心是很大的。立足于軍改大背景,包括軍隊老兵未來出路、軍人在家庭和部隊之間的抉擇、軍人婚戀問題等等,《陸戰之王》中關于軍人工作、生活的描述均是真實接地氣的。同時,劇中緊湊連貫的劇情推進以及軍事演習等“真槍實彈”場面的打造同樣也是令人熱血沸騰的。

平心而論,《陸戰之王》雖在故事創作層面存在短板,但在故事敘事方式和人物塑造等方面˙正試圖擺脫 “紅專正”主旋律標簽,力圖更加靠近年輕觀眾,從這個層面來看,其創作主題還是很值得肯定的。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韩国快乐8基本走势图